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林江:东莞智能制造还需服务业支撑

  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之后,东莞经济的增速开始慢了下去。自2008年开始,东莞就进行了产业的转型升级,但效果有限。此时,人们不禁发问:东莞未来将走向何方?

  为此,第一财经记者专访了中山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江。林江曾担任东莞市特约研究员,并获得2010年度东莞十大经济人物的荣誉,他不仅对东莞经济、东莞企业有着长期的研究和观察,而且还常常为东莞经济发展遇到的问题建言献策。

  东莞走到了十字路口

  记者:近年来,不少企业纷纷迁出了东莞,其主要原因是什么?

  林江:东莞主要是依靠三来一补发家的,最后成为了世界工厂,由此积累了巨额财富。但是,随着劳工成本和材料成本的上升,传统的制造业已经不再拥有过去的优势,利润受到了重创。相比而言,东南亚等国家在劳工成本方面,优势是明显的。在这种情况下,东莞很多制造加工企业不得不选择迁移。

  我认为,目前东莞的确走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十字路口:一方面,东莞的传统优势在于制造业,但是目前东莞的制造业依然还是以加工制造业为主,而加工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进展依然未如理想。当先进制造业作为新产业没有在东莞制造业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东莞经济依然遵循传统的路径依赖的原则,就难以让制造业继续作为东莞经济的重要支撑。制造业的支柱地位将日渐失去,在缺少其他经济支柱的情况下,东莞经济肯定陷入困境。

  另一方面,如果东莞坚持加工制造业转型升级,而这又得不到传统的加工制造业从业者的支持或者这些从业者存在无力感的时候,政府的政策实施必将事倍功半。

  再者,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其实是为东莞的加工制造业转型升级指明了方向,因此东莞没有任何理由不去追随产业转型升级的道路。可是因为东莞的大多数制造业企业,特别是港资的加工企业根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企业,其本质就是一个车间而已,我们难以期待一个车间实现转型升级目标。

  记者:东莞产业转型升级为何那么困难?

  林江:这个原因是多个方面的。举个例子,东莞的传统加工制造业实在是太庞大了,不太好改。东莞的民营企业,从数量上来讲是非常可怕的,而这些企业绝大多数都没有自己的品牌,基本上都是做代工。这些企业在整个产业链条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它们没有调整得当,贸然转型到新的产业是要面临很大的风险。

  这些年来,东莞一直在努力进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其实质就是做加法和做减法。加法就是去引进比较高端的产业。减法则是减少那些低端产业。这其中,其实有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就是2008年的那场金融危机。当时东莞正大力推进腾笼换鸟战略,影响很大。但据我的调查,实质性的进展并不太好。尤其是一些落后的低端的产能并没有消耗多少,原因就在于下面的阻力太大。

  东莞经济的一大特点是租赁经济,就是依靠出租土地来收取租金。而腾笼换鸟直接冲击了镇村和村民赖以生存的租赁经济。

  东莞这些年在推三重建设,引进大项目。但是从外面引进高端产业项目,面临了一个产业配套不足的问题。只有当地形成一个完善的高端产业的集群,才能使这个产业真正成长起来。此外,作为高端产业的配套,东莞的现代服务业还不能提供强有力的支撑。这与深圳不同,深圳的先进制造业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深圳的现代服务业水平非常高,其金融服务能力甚至超过了广州。

  现代服务业软肋

  记者:您曾说,现代服务业是东莞产业转型升级的支点,那么如何理解现代服务业是东莞软肋的问题?

  林江:东莞制造业面临的挑战,一方面是自身的问题,同时也与其他相关产业有关。东莞的制造业为什么转型艰难,为什么缺乏高端制造?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东莞缺乏现代服务业。服务业一直是东莞的短板,东莞制造业和服务业一条腿长一条腿短持续了多年,只要服务业水平和规模上不去,东莞的制造业很难转型升级成功。

  现在,东莞要发展先进制造业,要引入高端制造业,没有一个强大而完善的现代服务业支撑,是很难完成的。为什么这样讲?因为没有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进不来,就是进来了也无法形成产业集群。对中小企业来说,强有力的现代服务业,是推动中小企业成长的重要推手。因此,现代服务业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因为它是先进制造业发展的前提。

  要让外资有意愿进入服务业领域,必须首先让它们看到,东莞本土有足够大的市场需求;同时,要有相应的专业人才来支撑。如果看不到这两点,外资是不愿意进入服务业领域的。从东莞的现状来看,在某些现代服务业领域,市场需求有限,并且很大一部分的市场份额被广州、深圳的企业所攫取;此外,东莞也很缺乏现代服务业专业人才,产业氛围比较薄弱。

  记者:除此之外,您认为东莞还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提高?

  林江:东莞还需要很好发挥其毗邻广州、深圳乃至香港的地理优势,通过整合相关的技术、人才、产业、金融、法律等资源来为东莞的产业升级转型服务。

  事实上,东莞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态,服务好深圳和广州。在我看来,上述两个中心城市是难以完全做到产业融合的,因为深圳是计划单列市,拥有省级经济管理权限,而广州则是省会城市,两个中心城市之间或多或少存在竞争关系。东莞就应该充分扮演好两个中心城市之间的协调人、中间人的角色,这样,东莞在区域协调发展过程中就能够把深圳的创新优势以及广州的省会城市的优势融合过来。

  此外,东莞要充分发挥毗邻前海自贸片区和南沙自贸片区的优势,把两个自贸片区在金融创新、政府职能转变、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预备役等制度创新的优势和资源整合到东莞来。

  还要跟上世界潮流

  记者:在国际上,德国的工业4.0已经掀起了一股浪潮,您觉得这对东莞的产业转型升级有什么借鉴的意义?

  林江:德国的工业4.0的实质,就是个性化、智能化,在制造业基础上加上了互联网,是互联网+制造业。对比东莞目前的制造业发展阶段,我们基本上停留在2.0时代,也就是标准化生产阶段,有一些还没有自主品牌。因此,我们和德国制造业有两个代差。

  德国工业4.0对中国、对东莞制造业一个最大的启示,就是告诉我们将来制造业的发展方向。虽然我们没法跨过3.0,直接奔向4.0,但是我们要知道当今世界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我们要跟上世界先进制造业发展的潮流,不要被边缘化。

  对于东莞来讲,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我们还处在工业化中后期,一定时期内,落后产能与先进产能并存、传统产业与现代产业共生,还是一个基本格局。东莞既要提升传统产业,也要积极培育新兴产业。这就可能还需要东莞同时推动工业2.0、工业3.0和工业4.0,既要实施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还要跟上世界潮流,在先进制造业领域有所作为。

上一篇:防范“蜘蛛侠”智能家居构筑“隐形防盗网”_6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