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二类 >

关于机器人的四个认知错误,你知道吗?

  如果能够通过时光机穿梭到未来,人类会为自己在科技方面的发展予以惊叹吗?

  传说中在大约半个世纪前,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某一天,一群当时世界上最聪明的科学家,因为某个共同的原因聚在了一起,他们想要做一件事为所谓机器人做一个命题和预想。

  如今,40多年已经过去,是时候将当时的科学家接来看看成果了。在走出时光机的瞬间,面对着我们摆在面前的当下最先进的机器人,他们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惊喜?欣慰?

  错!是失望。

  因为在上个世纪70年代,那些惊才绝艳的科学家们关于机器人的奇思妙想,基本无一实现。

  为什么?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现在哪怕最高级的机器人,原本都是低级货,

  或者根本不是机器人。

  长久以来,我们不断发展的机器人技术,其实也并不是那么让人引以为傲。

  在今年天津武清区举办的第二界中国机器人峰会上,徐扬生院士的主题演讲,吸引了在场几乎所有听众的注意,当然,也包括记者本人在内。毕竟,让传说中的前辈们失望的,正是我们自己。几十年来,尽管机器人技术在不断前进,但最关键的部分,却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我们必须要认识到,智能的重要性。

  在此之前,还是要老生常谈:机器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如果这个问题太水、太难回答。那么徐院士用了另一个问题予以替代:如果设立机器人学博士学位,应该有哪些课程是必须掌握的呢?事实上,这个问题20多年前就有了答案,当时世界上最权威的科学家们将最基本的知识概括为三个部分:感知、认知,和行动。

  也就是说,这是一台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应该具备的三种基本功能。用一种最为通俗易懂的解释:起风了(感知)该不该加衣服(认知)应该加衣服(行动)。这才是一个真正完整的链条。而长久以来,机器人技术的进展却基本都在行动,即完成动作上,但从常理上来判断,感知和认知,才应该是智能最重要的环节。以此推断,几十年以来,机器人的面世以及逐渐普及,的确对应了所谓解放生产力,但此生产力仅仅是人类身体上的解放,而心脑部分,则依然是最大的难题。

  而为什么智能那么重要?徐院士用了一种近似哲学的方式来进行了举证。

  据说,医学研究证明,人体的更新是通过一定的时间予以完成的。比如每一个肝细胞的更新需要大约三个月的时间,皮肤细胞是28天(所以众多护肤产品会以28天为一个周期),胃黏膜是6天、肠粘膜是3天,而目前时间已知最长的是骨骼细胞,需要十年。如果这些成果是正确的,那代表了什么?从肉体的角度,每一个人十年之后,会与现在截然不同。

  而与之正相反,每个人的心肌细胞,一生中却最多更新1.5次,脑中枢以及眼睛神经细胞则终身不变。也就是说,每个人的心脑,在一生中基本是不会更新的。

  结合以上的研究成果,徐院士得出了一个听起来很玄幻的推论:你是谁并非取决于肉体,而是心灵与大脑。足以见得,心脑比之肉体,对于人类更加基本。

  再回到机器人、机械工业,甚至放大到整个现代化身上,你会发现,现代化所进行的几乎所有目的,只是肉体的解放,而那些先进的机械代替的,基本是人类肉体的运作。所谓的机器人亦同,因为截至目前,细数那些不同种类的机器人,几乎全无智能,即使有,恐怕也只是一点点而已。人类的心灵与大脑,其实并未得到解放。

  而在上个世纪70年代,科学家们心中的机器人是什么样子?除非真的出现时间飞船,我们已经无法从本人口中得知。不过我们可以问一问,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科幻电影中不朽的《星球大战》于当时诞生,其中出现的机器人R2-D2和C-3PO已经成为经典,它们有听觉、视觉,和判断能力,可以相互沟通,甚至有自己的性格特色!尽管比人类显得笨拙,但它们已经具备了人类的雏形,也兼具感知、认知和行动三个基本能力。

  也许在当时科学家们的眼中,未来的机器人应该是这个样子或者比之更好。那么当他们看到现在我们的机器人,会说些什么呢?

  哦,简直太低级了!这根本不能称为机器人吧?!

  你觉得没用的东西,

  明天也许就能赚大钱。

  好吧,也许以上这些,只能满足你的猎奇心理,也许你会问:这与我又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请先让我来复述一个场景。

  这些都是我们团队暂时的研究成果。时间地点还是在机器人峰会上,徐院士将一段段小录像展示给在场的听众,大屏幕上出现的一台台机器人,形态各异、功能各异,但伴随着演讲者本人的介绍,一句话被反复的加以提及: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它具体能拿来做什么。

  台下的听众绝大部分来自于企业界,说句难听的,如果在企业里搞研发,对着老板说出这样一句话,八成就离被炒鱿鱼不远了。

  既然没用,那研究它来做什么?

  但当演讲结束,交流提问环节,正是一位来自企业界的人士,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我是来自农林地面设备相关企业的,刚才您展示的爬树机器人,是不是能够用于例如果树的剪枝、除虫一类的工序?

  一个问题,彻底打开了局面。刚才展示的时候,徐院士将爬树机器人也列入到不知道能做什么一列,但一旦这台只会爬树的机器人亮相,一次小型的头脑风暴就开始了:

  理论上应该可以,在爬树的基础上加以进一步研究。

  那么一旦研发成功,现有的与剪枝、除虫等相关的都是地面设备,它们是不是会被淘汰?

  

  那一时刻,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产业的诞生。

  如果你认为这是危言耸听,那么听过达芬奇机器人吗?这台依托于麻省理工学院的技术研发而成的机器人,代表了当今世界外科手术机器人系统的最高水平。而它又有多智能?从资料上看,仍然需要专业的外科医生通过相关系统平台予以判断操作,其过程有点像高级的电脑游戏。达芬奇机器人智能吗?与一般的机器人相比,它无疑是进步的,尤其是感知环节上,但与那些想象中的机器人相比,又似乎是差得远了。而今,一台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价格在300万美元左右,而成本据说只有50万美元,已有超过2000台机器人被售出,未来还会更多。

  由此可见,在智能上面哪怕是一点点的进步,都有可能带来巨大的机会、市场,以及财富。而这一点点进步,同样也需要长年累月不断的基础研究和技术研发。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

  难道是简单的技术水平问题?

  要从根上找原因。

  或许在不知不觉中,大部分人对于机器人的研究,会不自觉地忽略智能技术方面,因为它着实太难,短时间内难以得到回报,甚至都不知道能否得到回报。尤其对于以日本、中国为首的亚洲地区机器人企业来讲,用机器人来替代人类进行基础劳动,是最重要的研发目标。但欧美地区的科学家,尤其以美国为首,却在对于机器人的基本认知上,与亚洲有着微妙的偏差。

  大部分美国科学家认为,之所以要研发机器人,其最大目的并非替代普通人类劳动力,而是能够在人类很难、甚至无法活跃的领域予以发挥作用。或许正是由于出发点的不同,美国在机器人智能方面的研究,似乎总是领先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因为这些研发的起点,往往是异想天开的、疯狂不切实际的,甚至乍一看没用且不可能做到的。

  但纵观历史长河,几乎每一项原创发明(非改良版),最开始都会被当成是疯言疯语,即使有成,也不能够立刻发挥作用。就像美国对于手术机器人的研发,有人曾将之追溯回1985年,当时的美国人居然用工业机器人辅助进行脑组织活检,这简直是胡来!但之后数年,手术机器人、微创手术机器人一直到如今著名的达芬奇机器人相继诞生。这不仅仅只是一台手术机器人系统那么简单,在它的背后,是相关基础学科以及工程技术的大幅进步与领先,这些单拿出来或许表面上是无用的,但它同样也是无价的,

  人们对于手术机器人最大的想象是什么?也许会有一个大小如胶囊一样的小东西,将它吞咽之后几个小时,它就会将治疗程序在体内完成,连体表开刀甚至打针都不用,患者只需在一个不错的环境下静悄悄地躺一会儿,睡上一觉,醒来之后,身体就痊愈啦!

  这样的想法会实现吗?也许会,因为随着进一步研究,小型手术机器人正在主导着潮流,而究竟能小到什么程度?谁知道呢。人们只需知道,这项早在30年前就已经开始的研发还远没有走到它最辉煌的时候,而当它一旦接近辉煌,再开始投入就已经晚啦!或许,现在已经晚了。

  前不久在网上有一段视频着实火了一阵。一只狗,在主人早上起床的时候充当了闹钟、清洁工、厨师、佣人、门童、保安等一系列角色,为主人煮咖啡、烤面包、拿报纸、扫地擦桌子,在主人沐浴结束的时候递上浴巾这只狗简直成精了,要知道,它替代的基本都是人的工作。视频真假姑且不论,但徐院士却说,这样的机器人,是可以研发生产出来的。但问题只有一个:时间。

  徐院士估算,研发出这样一台机器人大约可能需要15年的时间,这是一场漫长的、需要坚持到底的战争,初期资金投入或许不多,但需要连绵不断。至于多少年能收回成本?甚至能否收回成本?这些现在根本无法回答,也不排除15年的研发变成鸡肋的可能性。试问在中国,有哪些企业或是机构,会为这样一台机器狗,进行这样的投入?很少,甚至可能没有。

  但要注意的是,未来某一天,当你终于发现了它的商业价值,想要投入的时候,或许会发现,别人,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

  真正的机器人研发是一场盛宴,是一场凌驾于工业革命之上的智能革命?

  最后,让我们来说一个开放的命题:对机器人智能的研发,并不只是一个目的,它的意义其实远比人们想象的大得多。

  对于人类的科学技术史,目前最通用、格局最大的阶段划分概括,恐怕就是工业革命,包括正在进行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在内,每每提及,人类血液中流淌的自豪感就会时时叫嚣,的确,那是属于人类特有的骄傲。

  但如果将人类的解放按照上文所说从肉体和心脑上予以区分,那么这几次工业革命无疑只是肉体解放的不断加深和延续。而肉体解放的下一阶段无疑是心脑解放,很多科学家将之称为智能革命。智能革命不是工业革命的延伸,而是向更高层次的迈进。不只是生产力,人类的头脑、心灵、智能与智慧,将会在智能革命中被不断解放,而机器人,无疑是它的第一站。

  从这样的世界观出发,机器人会瞬间变成一种未知的、我们从未认识过的事物,他的未来有了无限的可能。比如,在外观与结构上,同样在现场作报告的甘中学博士就提出了可能的发展路线积木式机器人,将所有零件简化为三部分:驱动关节、连接件、智能终端。每个人以自己的要求来任意组装机器人。而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加上互联网,机器人就很有可能替代手机成为下一代智能移动终端。

  以此为起点,人类如果继续发散自己的思维,脚步不断向前迈进,机器人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呢?机器人以外,还会出现什么样的东西?而当心脑也得到解放,人类社会将会重新分工,有些职业如医生、司机,会不会真的消失?人类将会到达什么样的境界?

  似乎,这真的已经进入哲学的领域了。

上一篇:西门子TIA博途V14工程平台将提高生产力、缩短产品上市时间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