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谁说“广东人重吃不重穿”?岭南服饰,天然植物做衣裳,中西时髦全都有

■晒莨厂工人 : 一声轻微的雷鸣 , 引得顺熙晒莨厂的工人们不自觉地齐齐皱眉看天 , 毕竟 , 近来那不太正常的雨水天气 , 让他们已经停工将近一个月 , 也让采访屡次无法成行。

■晒莨中 : 香云纱的制作 , 前前后后起码要经过 38 道工序 , 对温度、湿度、日照都有一定要求 , 一旦被下雨天所打断 , 工人又需要返工前面的工序。 ( 范梓烨 / 图 )

有论者认为 :" 广东人重吃不重穿 ", 这种观点持续到现在。事实上百余年来 , 粤人敢为人先、勇于创新、洋为中用、开放包容的时尚潮流 , 对中国服饰文化影响深远 , 但由于岭南气候湿热 , 服饰不易长期保存 , 从而使可供研究的服饰资料明显少于中原北方地区。所幸我们仍能从传承下来的传统技法和过往的产业地位 , 瞥见岭南服饰文化的过去 , 亦能从新生代的品牌和鲜活的设计力量 , 探索岭南服饰文化的未来。

浸染岁月 :

" 要延续一样东西 , 如果继续用旧的工艺 , 有愧于前辈 , 所以一定要进步。"

适应自然环境是岭南服饰文化的一个基本要求。常年多雨、气候潮湿、路面泥泞 , 于是先秦越人就设计出 " 木屐 ", 来防水和防滑。到明清时 , 珠三角洲基塘地区和沿海居民利用一种广东特有的名为薯莨的植物 , 制成汁液 , 对桑蚕丝织物涂层 , 再用顺德、南沙等地区特有的河涌塘泥覆盖 , 日晒加工而成 , 到了 20 世纪 40-50 年代仍流行于岭南 , 更一度远销海外 , 那就是 " 香云纱 "。

时至今日 , 制作香云纱的晒莨厂 , 仍然活跃于原产区。位于南沙区的顺熙晒莨厂 , 就是其中之一。厂长周晓刚 , 经营香云纱生意已有 18 年之久 , 他认为香云纱代表了岭南人对待大自然的一种智慧 , 是对生活的一种总结 , 但这同时也是一项 " 看天吃饭 " 的技艺 :" 湿度要保持在 65-90 度之间 , 不能没有太阳晒 , 也不能暴晒 , 要让它慢慢地干 , 不然色素只能浮在表面。" 周晓刚说 , 像今年这样长时间的雨季 , 已经让工人停工将近一个月 , 厂里也只能倒贴钱来给工人发工资。

因受天气影响因素较大 , 这一行业并没有规定的交货时间 , 只有有效时间。所幸虽然香云纱产业需求在十数年间历经起伏 , 但近年亦逐步稳定 , 作为珍贵面料受到设计师、厂商甚至影视剧组的青睐 , 来自日本、韩国等地的海外厂商 , 几乎每年都会早早定好货量。

周晓刚并未止步于此 , 近年与院校及各染厂合作 , 对莨绸的染色工艺进行改良 , 增加颜色的品种 , 并尝试与其他传统工艺结合。还经过五年的持续研究 , 攻克了数百年前承载香云纱工艺所用的织物面料的复刻难题 :" 这一种纱质面料 , 透气、快干 , 但因为工艺太难产量太低 , 而逐步被棉布、丝绸所冲击。可我始终认为 , 只有用这种面料做出来的 , 才叫做真正的香云纱。"

工艺方面虽然有所突破 , 但困扰周晓刚的 , 是大多数传统技艺所面临的问题 : 传承人。香云纱不比大多数非遗项目 , 可以由一人独立完成 , 每轮生产都至少需要 10 个人 , 是一个集体的生产项目 :" 一般我们是十多个人负责一个厂 , 巅峰时期有二十多人 , 但到了现在 , 厂里平均年龄都已经四十多了 , 人也越来越少。" 再加上这是一项没有办法照本宣科的手工艺 , 观察进度全凭经验眼力 , 上手速度要靠悟性 :" 有些人七八年都未必行 , 有些人三四年就可以独当一面 , 但想要全流程都掌握 , 也未必。"

年纪小的不愿意花费时间投身其中 , 年纪大的已经体力一日不如一日 , 甚至周晓刚辛苦重建的面料织造厂 , 面临无工可用的困境 :" 一台机器一天只能织六米 , 产量很低 , 且绞纱又费神 , 工人年纪大了自然更不愿意做了。"

在香云纱的传承上 , 周晓刚将自己这一代比喻成一颗纽扣 , 希望在本质不改变的基础上 , 能系住上一代的工艺和精神 , 连接下一代的成长和发展 :" 希望不久的将来 , 香云纱生产能往工业化方向发展 , 只有在工艺和生产上都有所突破 , 让下一代才会肯接收。"

透视未来 :

" 广东服装产业制霸全国 , 与此同时 , 仓储和竞争压力也很大。"

岭南服饰对世界时尚的影响深远。秦时的南越国就出现了防风雨衣 , 岭南人在苎麻织物上涂上蜂蜡用来做防风防雨的衣服 , 因此全球第一件风雨衣并非英国的奢侈品牌 Burberry, 中国岭南的防风雨衣比英国人先了百年。

这里 , 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这里 , 是南方时尚产业核心。这里 , 是中国时尚崛起之地。来到现代 , 国际的服饰品牌在此诞生并蓬勃发展。

2015 年 ,MOCo. 刚入驻法国老佛爷百货的第一天就卖断货。这一个于 2004 年诞生于广州的服装品牌 , 总部 EPO 集团在位于客村的 TIT 创意园内 , 是整个园区内占地面积最大的公司。借助于岭南在全国服饰生产与贸易的良好根基 , 不是广州人的集团创办人金霓 , 在这里开启了自己的时尚事业 , 并慢慢地喜欢上了这个多元、开放、包容的城市 : " 这里的资源很好 , 供应商都在附近 , 外贸经验又足 , 无论是品牌还是独立设计师 , 都能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

如果说 EPO 代表的是从岭南出发走向世界的中国设计力量 , 那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和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 , 就是为本地服装产业源源不断地输送新鲜血液、壮大队伍的强大后盾。由这两个协会共同发起的广东时装周 , 坚定沉稳地走过了时尚潮流的风雨 18 载 , 还为设计师提供资源和空间 , 推动销售和展现。

作为时尚策源地的广东 , 近年来却有时尚度不及北京、上海之势 , 对此 , 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副秘书长陈韶通表示 , 这是由广东的产业特色决定的 : " 在岭南服饰文化的发展长河中 , 庞大的、成批生产的服饰加工产业 , 成为岭南许多地区的支柱产业 , 走在了全国的前列。但也就决定了 ,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 我们的产业特色仍然会是发展 B 端的时尚。"

换而言之 , 企业在这里生根发芽 , 能够很轻易地解决设计、研发、配套还有从业人员问题 : " 所以很多公司哪怕总部没有选在广东 , 他的设计部也会选在广东。据不完全统计 , 在广东从事设计的中外设计师有 14 万人 , 而其他的服装从业人员保有量在 880 万 , 这是非常庞大的。"

随着中国时装业的发展和壮大 , 广东也早已意识到 , 产业升级的重要性 , 尤其是在优质人才配置上。从 2006 年开始 , 每年的 5 月中下旬 , 都会举办广东大学生时装周 , 这是大多数广东服装行业人才走进主流市场的第一步。陈韶通介绍 : " 很多院校的学生从大一开始就在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 期盼着在毕业之际 , 自己的作品能够代表全校参加这个时装周并且获得好成绩。可以说是驱动他们在大学里头认真学习钻研的主要精神动力。"

来自华南农业大学服装设计专业的严俏 , 和来自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的陈惠燕 , 此时正带着她们筹备已久的作品 , 走向第 14 届广东大学生时装周的舞台。代表院校参加时装周的筛选机制虽然每间不尽相同 , 但无一例外都是要一路过关斩将才能脱颖而出。

当服装设计走向灯光和舞台 , 除了要专业能力过硬 , 有一定高度的时尚眼光 , 还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 : " 有可能筹备了一轮 , 才发现整体效果会跟自己预想的有点偏差 , 这时候会有种进退两难的感觉。" 严俏说道。

这就代表着 , 大多数学生都需要牺牲数个夜晚的睡眠 , 来赶制和调整自己的作品。但对于这一切的辛苦 , 严俏和陈惠燕都觉得 , 是值得的。尤其是能在稍具规模的舞台上 , 把自己在求学阶段所学知识 , 加以实践和展示 , 也能在传统文化方面做一些创新。严俏这次的作品 , 所用的面料主要就是香云纱 , 她不但将这种岭南独有的手工面料用到了流行的服装版型上 , 还加入了其他面料进行拼接。而陈惠燕则将冰冷的科技感和有温度的手工绣珠结合到高定礼服上 , 来表达在冷漠匆忙的都市生活里 , 每个人内心都仍然拥有热情的理想。

" 随着外来人口增加 , 本土的消费观念也在转变 , 新生代力量也在发展 , 相信经过多方的努力和坚持 , 广东不仅能做让品牌生根发芽的肥沃土壤 , 还能成为让中国设计自由翱翔的广阔蓝天。" 陈韶通说道。

上一篇:机器人走进智能时代_8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